平民玩什么游戏挣钱

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杨彬]当代少数民族文学定义的新思考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19-06-03  作者:杨彬
0

  当代少数民族文学是一个在当代中国文学范畴中具有独特内涵且很复杂的文学现象,其包括少数民族作家文学,少数民族民间文学,同时还分为母语文学和汉语文学。当代少数民族文学已经经过了七十年的发展历程,关于什么是少数民族文学在学界还是具有很多不同的观点。要深入研究当代少数民族文学现象,必须厘清实际上存在歧义的“当代少数民族文学”这一文学概念。

  什么是当代少数民族文学?“中国少数民族文学是对中国境内除汉族以外的各兄弟民族文学的总称。它包含着几方面的含义:中国少数民族文学是相对汉族文学而言的。中国少数民族文学是由历代各少数民族人民创造的。它包含了民间口头文学和书面文学两部分。中国少数民族文学是中国文学的有机组成部分。”[1]这是百度百科中对“中国少数民族文学”的所做的定义。从这个界定可以看出,少数民族文学包括书面文学和口头文学,其实就是作家文学和民间文学。民间文学属于另一个范畴, 本文探讨的是少数民族作家文学。

  如何对当代少数民族文学做界定,学界有不同的意见,归纳起来大致有三种意见:一是“题材决定论”。即凡是描写少数民族生活的文学作品都是少数民族文学,这种界定以单超为代表。他指出:“既然少数民族文学和其他文学一样,都是社会生活的反映,就可以说,凡反映某一民族生活的作品,不管是(作者)出身于什么民族,使用何种文字,采用什么体裁,都应该是某民族的文学。”[2]这种观点将少数民族题材作为界定少数民族文学的依据,范畴比较宽泛,但其最大的问题是将汉族作家写作的少数民族题材文学认定为少数民族文学,实际上模糊了少数民族文学的根本特点。二是“作者族属论”。划分少数民族文学的标准很简单,就是少数民族族属。这种观点最先由玛拉沁夫提出,他说:“少数民族文学,顾名思义,是少数民族人民创作的文学。由此我们得出这样一点理解,即作者的族别(作者的少数民族身份)是我们确定少数民族文学的基本依据。”[3]与玛拉沁夫的观点类似,吴重阳明确表示“少数民族文学就是少数民族人民创造的文学。划分少数民族文学归属的主要标志,是看作者的民族出身。换言之,无论用的什么文字,反映的是哪个民族的生活,凡属少数民族作家创作的作品,都应归于少数民族文学的范畴”。[4]此后,李鸿然也支持和坚持这种观点,认为“民族文学的划分,不能以作品是否使用了本民族语言或者是否选择了本民族题材为标准,正确的标准只能是作者的民族成分。作者属于什么民族,其作品就是什么民族的文学;少数民族出生的作家创作的所有作品,不管使用哪种语言,反映哪个民族的生活,都属于少数民族文学。”[5]马公良、梁庭望、张公濮等人也坚持把少数民族族属身份作为划分少数民族文学的唯一条件,并强调少数民族作家用汉语写作的作品,即使没有少数民族思维、没有少数民族意识、没有少数民族特色的作品也属于少数民族文学。从这里可以看出,这类观点的最大问题在于忽略了当代文学研究中一些具体而细致的问题,那就是中国当代少数民族文学是一个相对性的概念,它是相对于中国汉族文学而出现的一个文学概念。当代少数民族作家中有一些人具有少数民族族属身份,但他们写作的作品从未描写少数民族特色和展示少数民族意识,在中国当代文学史和文学研究中,他们的作品也很少被称为少数民族文学,他们只是拥有少数民族族属身份。比如李凖(蒙古族)的小说、王朔(满族)的小说、陈村(回族)的小说等,如果把他们划归少数民族文学明显有牵强之感。三是作者族属身份和民族题材相统一。这样的界定扩大了少数民族文学概念的内涵,将具有少数民族族属身份作家描写的任何题材的作品和汉族作家描写少数民族题材的作品都划为少数民族文学。王炜烨指出:“对于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的定位,我们着眼于两个方面:一是从作家的民族成分而言,指少数民族作家的作品;二是从作品的题材来说,包括生活在少数民族地区的汉族作家创作的反映少数民族生活的作品。”[6]这种界定也有问题,最大问题就是没有坚持少数民族作家身份这一基本条件,将“生活在少数民族地区的汉族作家创作的文学”也认定为少数民族文学,这种观点降低了少数民族作家族属身份对于少数民族文学界定的重要性。我们知道,少数民族文学概念是相对于汉族文学的一个概念,汉族作家大都站在汉族的角度、以汉族意识对少数民族进行描写,缺乏少数民族作家基于自己血缘和文化对自己民族的热爱和熟悉,更缺乏那种基于自己熟悉生活的质感,只能用汉族观念去想象少数民族生活。因此,不能将汉族作家所创作的少数民族题材作品划归少数民族文学范畴中来。[7]

  少数民族文学,应该是少数民族作家创作的具有少数民族意识和少数民族特质的作品。这样来规定少数民族文学,更符合中国当代少数民族文学的实际。首先,少数民族文学作家必须具有少数民族族属身份,这是几代少数民族文学研究者的共识。只有少数民族作家才具有独特的少数民族审美追求、独特的少数民族意识、独特的少数民族的思维方式和心理方式,也就是说只有少数民族作家才能写出具有民族意识和民族特质的文学作品。其次,只有少数民族作家认同自己的少数民族族属,在自己作品中张扬少数民族的意识,才会运用少数民族思维来创作小说,才能写出具有少数民族特质的作品。再次,并不是所有少数民族作家都会在创作中自觉追求少数民族的特质,只有那些自觉追求少数民族特色的作家才会创作出具有少数民族民族内涵和少数民族民族特质的作品,这些作品才具有区别于汉族文学的少数民族文学特色。如果要再进一步细分,则要考虑到一些具体情况。第一,少数民族文学是相对于汉族文学而言的,因此具有汉族思维和汉族特色的作品不是少数民族文学,少数民族文学不包括虽具有少数民族族属身份但在作品中没有展现民族意识和民族特质的作家,比如具有蒙古族身份的李准、具有满族身份的王朔、具有回族身份的陈村、具有仫佬族身份的鬼子等的作品就不应该属于少数民族文学。第二,具有少数民族族属身份的作家运用母语写作和汉语写作都是少数民族文学。运用少数民族母语写作的作品毫无疑问的是少数民族文学,少数民族作家运用汉语写作的具有少数民族意识和少数民族特质的作品也是少数民族文学。在当代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中,由于汉语在运用和传播方面的强大地位,少数民族作家运用汉语写作的少数民族文学数量占所有少数民族文学的90%以上,这是当代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中的一个突出现象,这些作品应当属于少数民族文学。第三,汉族作家写作的少数民族题材作品不属于少数民族文学,它们适宜于被称作少数民族题材文学。比如马健的藏族题材小说、迟子建的鄂温克族题材小说都不属于少数民族文学。而具有少数民族族属身份的作家,不管他们描写的是不是自己民族生活,只要是描写少数民族生活,具有少数民族的意识,其作品就都属于少数民族文学。比如回族作家张承志描写蒙古族生活的作品,白族作家杨苏描写景颇族生活的作品都属于少数民族文学。第四,具有少数民族族属身份的作家,早期写作的作品没有少数民族意识和少数民族特质,那么他们早期的作品就不是少数民族文学。有很多少数民族作家后来逐渐开始关注自己的少数民族意识和少数民族特质,写出了具有少数民族意识和少数民族特质的作品,那么他们后来的作品就是少数民族文学。比如具有回族身份的霍达早年的作品,比如《鹊桥仙》《扶苏公子》《红尘》就不是少数民族文学,甚至她后来创作的著名长篇小说《补天裂》也不是少数民族文学,但她创作的《穆斯林的葬礼》则是少数民族文学;比如著名的军旅作家朱春雨,在他写作《血菩提》以前,所有的文学评论家都把他的作品称为军旅文学,而没有人称之为少数民族文学,但他的小说《血菩提》因为描写了满族的一个分支——巴拉人的历史变迁、生活状态、生命意识以及他们的图腾崇拜、宗教信仰而具有浓郁的满族意识和满族特质,因此《血菩提》就是满族文学。这种现象比较普遍。有很多具有少数民族族属身份的作家在开始写作时,并没有强烈的少数民族意识,作品中也没有鲜明的少数民族特质,但后来他们开始关注自己的民族身份,追溯自己民族血缘,展示少数民族意识和特质,成为优秀的少数民族作家。

  由此可以认定,当代少数民族文学,应该是具有少数民族族属身份的作家用母语或者汉语创作的具有少数民族意识和少数民族特质的文学。即具有少数民族族属的作家不管运用汉语还是母语创作,他们的作品必须具有少数民族意识和少数民族特质才是少数民族文学。 仅仅只有少数民族族属身份,所创作的文学没有少数民族意识,没有少数民族特色, 不能称作少数民族文学。这种观点和少数民族族属身份作为唯一界定标准的观念不同,值得进一步探讨。

  注释:

  [1]百度百科:《中国少数民族文学》,http://baike.baidu.com/view/125634.htm。

  [2]单超:《试论民族文学及其归属问题》,《中央民族学院学报》1983年第2期。

  [3]玛拉沁夫:《中国新文艺大系1976—1982少数民族文学集·导言》,中国文联出版社1985年版。

  [4]吴重阳:《中国当代少数民族文学概观》,中央民族学院出版社1986年版,第7页。

  [5]李鸿然:《中国当代少数民族文学史论(上卷)》,云南教育出版社2004年版,第13页。

  [6]王炜烨:《拓深与扩大:少数民族文学评论对策》,《内蒙古社会科学》1997年第2期。

  [7]杨彬:《少数民族文学入史现状与入史策略》,《湖北大学学报》2013年第4期。

  原文载于:《长江文艺》

文章来源:中国作家网2019-05-25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